福州新闻网 >> 海峡青年节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2020-08-17 18:18:20来源:海峡卫视微信

  “现在的年轻人变了:美国在他们话语中的分量变(轻)了。”

  “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很新的时代,很多是因大陆的发展变化带来的。”

  “今天中国在面对自己的未来时,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要有大国民的格局。”

  “台湾青年要主动学习大陆新知、求新求变,了解正确信息。”

  “大陆青年包容和开放的态度,分享自己的发展机遇,不仅是台湾还有全世界。”

  8月15日,由海峡卫视策划并承办的2020海峡青年(福州)云上峰会,两岸青年导师与青年代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王晓笛,知名时政评论员、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唐湘龙,台湾时政评论员侯汉廷,回望历史、解读时势、瞻望未来,就两岸青年在后疫情时代所应肩负起的责任和担当,展开了对话交流,本篇文章将摘选他们的部分精彩发言,与大家共享思想的盛宴。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变”在何处?

  这个宏大的话题,王文以一组轻盈的数据开启了入口——“2011年中国的制造业超过美国,2013年中国的对外贸易额超过美国,今年还有一个重要的数字也会超越美国,基本上全国的经济学界、全世界的经济学界都有这样的一个共识:那就是中国的消费市场总额,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将会毫无悬念地超过美国。那就意味着,中国将是最大的市场。这个最大的市场,将会给世界、给两岸带来各种各样的利好。”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主持人赵娜(左)、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右)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出自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6月的讲话,我认为是对当年世界乱象的一个概括。他的这个思想内容很丰富,就我个人理解,一个就是东西方走向了平衡,过去五百年这个世界在西方主导(下)。我非常佩服的中国近代的思想家梁启超先生,他是这么说的,近代史就是西方横霸天下四百年的历史。现在不只物理上的力量在变化,心理上也发生了变化。过去我们一提现代化,就是西方化,现在现代化除了西方模式,还有中国模式,未来中国的产业发展也不落后。5G基站,国家预定建50万个,实际上建了70万个,光是深圳一个地方四万五千个。什么概念大家知道吗?全部欧洲加起来,不到四万个。一个深圳等于整个欧洲。未来产业发展方向中国可以参与。另外,全球治理方面,中国积极发声。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很新的时代,很多是因大陆的发展变化带来的。

  ——金灿荣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金灿荣

  从1978年大陆开放之后到现在四十年,中国大陆是拔腿狂奔,不只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经验,也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经验,拔腿狂奔,狂奔的速度西方国家无法理解。美国看着中国崛起的过程中,想把中国打下去。用中国话讲:卧榻之畔岂容他人安睡。今天中国在面对自己的未来时,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要有大国民的格局。什么叫大国民?你不只是一个国家的国民,你必须知道你所在的国家对世界拥有极大的支配力量。因此你在参与、关心这个国家的大小事情,你必须知道你今天所参与、关心的,影响的不是叫中国的国家,而是全世界的许多人。过去的四十年,中国是技术与思想上的跟随者,如果要再往前狂奔,你必须要成为技术和思想上的领导者。这很不容易啊!走出自己的路很难,但要扮演一个领导者更难,这是当下的年青人必须要有的气魄跟情怀。在中国大情怀的架构下,两岸青年人必须责无旁贷,必须撑起中国的下一个世纪。

  ——唐湘龙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唐湘龙通过视频连线与福州主会场的嘉宾进行交流

  新冠肺炎疫情

  暴露的问题和引发的变化

  这部分内容是峰会对谈中的一个活泼的插曲——来自关注直播的网友的提问,问题非常具有代表性,而专家的精彩发言,让我们对目前和未来一阶段的局势有了拨云见日的明朗感。

  Q:这次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中日韩这种儒家文化圈的国家都表现得比较好,如何理解和看待这一现象?

  金灿荣:这个网友看到的现象是对的。只不过中国学者比较谦逊,没人说。说这话的是韩国人,3月23日法国《世界报》刊登了韩国哲学家韩敏哲(音)的一篇文章,说这新冠疫情发生后,整个儒家文化圈的表现是好于西方的。他认为,原因呢,儒家基本理念,以民为本、民为邦本,特别重视人;强调集体主义,对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应对起疫情自然就团结起来。西方个人主义,还有个政治原则,社会达尔文主义。客观上,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各国不同治理方式的检验。检测的结果,应该是儒家文化圈在治理上有过人之处。工业化实际是工业时代的立国之本。西方为什么崛起?它掌握了工业化。但是世界上有一个非工业化的地方崛起了,就是儒家文化圈,日本、韩国、中国大陆等。过去一百年,有部分人说要“打倒孔家店”可能是错的,我们要尊重我们的老先生,尊重我们的传统文化。无论是应对新冠,还是工业化,儒家文化圈是非常优秀的。过去,我们对儒家是有误解的。

  Q:此次疫情暴露了全球产业链太长的风险,疫情之后,全球产业链是否会发生变化?全球产业链是否会加速和中国脱钩?

  王文:我最近发明了一个新的学术用词:全球化休克。新冠肺炎疫情后,全球化的流动性,就像我们人体一样受到外部力量的撞击,短暂的血液流动性骤降。四月份的时候最厉害,全球19家航空公司濒临破产或宣告破产,90%的航空从业人员失业,五六月份才恢复了些。我在3月1日写了篇文章,我说这次全球大危机,比911、2008年金融危机更严重,会达到1920年全球经济大萧条。现在看来,全球经济已经接近全球经济大萧条了。全球化产业链受到重创,未来就是产业链本土化。刚才金老师讲的我非常同意,中日韩儒家文化圈,是恢复得最好的区域,也是产业链最完整的区域。1945年全世界七八十个国家,七十年过去了,现在两百多个国家,能够从低收入跃升到高收入国家和地区,全球经济学界只有三个案例:韩国、中国台湾、中国大陆。其它的富国还是富国,穷国还是穷国。我这一段时间在福建调研,发现很多福建企业家都在重新布局,也证实了我的判断,产业链本土化。后疫情时代,虽然两岸是疫情恢复得较为好的,但未来并不是非常容易的,新的长征路要开始了。

  时代巨变中

  两岸青年的“惑”与“思”

  当下两岸的年轻人都是在社会整体比较富裕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但遭遇到的困惑,却是不尽相同,这一部分,侯汉廷与王晓笛两位青年代表,在对社会以及自身群体做了深入了解与思考后,给出了自己的认识和判断。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台湾时政评论员侯汉廷通过视频连线与福州主会场的嘉宾进行交流

  目前,台湾的大学在世界的排名不断下滑,大学毕业后的低薪或者失业难以避免,所以第一个困惑是在台湾安逸当中求生活还是远赴海外加强竞争力。第二个困惑是台湾每年到大陆就读2000人,到美国一万两千人,那到底是去美国还是去大陆?造成去大陆比较少的一大原因就是台湾政治上的严重卡关,不断散布大陆的虚假不实信息、以及不承认大陆学历。如果一些积极倡导学生去大陆的校方,在台湾可能会被民进党炮轰,然后行政机关会来警告这间学校。对校方来说,它的积极性就被打压了,不那么强大。这和日本、美国的院校来台湾宣传长驱直入的情况,是大相径庭的。所以台湾学生是在很不容易的时候要面临去大陆的选择,却很容易在资讯不对等的情况下直接被屏蔽。我非常羡慕今天能在现场的所有的朋友,和所有已经到大陆发展的朋友。希望在大陆发展好的你们能回头看台湾,帮助台湾的学弟妹,一定要透过网络传播正确信息,要辟除台湾方面很多的谣言,真诚地分享你在大陆的点点滴滴,才有办法刺激台湾青年的思考。另一个方面,也希望想到美国求学的学生,让我们假设疫情解封后,美国是不是仍然还欢迎海外的学生?就算顺利取得了学位,大陆的发展确实是日新月异。大陆的海归学子在面对本土学子时也未必有竞争力。台湾的青年朋友要早下决心,早来发展。

  ——侯汉廷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研究生王晓笛

  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家给我们提供高质量的奋斗的平台。就我观察大陆青年有两个问题,有的青年过于盲目自信,对于国外的研究成果有狭隘偏颇的态度,不利于文化交流和创新的产生;另一个,面对这样充满希望的图景,我们有时候又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如何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当然有目标是很好的,但有目标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很有可能在实现一个目标后,又会困惑下一个目标在哪里。这提醒我们目标是应该迭代,要有空杯一样的心态,不断去吸收和汇聚到自己的内心,不断去提高自己的阅历,在这个过程当中去不断发现自己的目标。我觉得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点在于数字经济,中国未来经济社会的转型也将很大程度上围绕此展开。而转型需要底层不断创新推动。我将当代青年应具有的品质总结为三个关键词:好奇、创新、学习。大陆青年包容和开放的态度,分享自己的发展机遇,不仅是台湾还有全世界。因为创新需要观念的摩擦而碰撞,而兼收并蓄是我们民族的良好品质。

  ——王晓笛

  当打之年

  两岸青年的时代机遇与责任担当

  针对于两位青年代表所提出的困惑与思索,几位导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乔布斯这些人出生在1955年前后,就是硬体的、前一代的科技巨擘是1955年前后出生的;属于软体的网络世代都是在1985年前后。换句话说,你出生的时代对你有很大的框限力量,也提供你非常好的机会。就像酒一样,某些年份特别好。这是大气候造成,我们人工很难去改变什么。不管你生活的世代是什么,有甘甜也有苦涩。就像美国人研究,他们1930年代出生的那代人竟然没有一个总统,可是那个时代是最富裕的时代,他们的财富是所有时代里最好的。

  年轻人不要抱怨,抱怨是没有用的,往前看,当前中国面临的环境是空前好,空前挑战的。如果你有企图心,它比任何时代都有好得多。

  ——唐湘龙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问题。我们这一代总体都是比较幸运,起点是很穷,经历了改革的完整过程。我们孩子一代,应该来讲基本的物质需求满足起来容易,但竞争很激烈,内部竞争比以前厉害。

  中国最困难的时候是过去了,工业化早期最困难,工业化成熟了在现代社会就能立足了。刚刚王院长也讲了,现在我们制造业生产能力第一、消费也第一。加上党中央决定要加强内循环,内循环肯定很多福利、很多资源就流回国内了,我们的消费就会继续发展了。所以未来中国挺厉害的,不仅是最大的生产基地,而且是最大的单一市场。里面就有很多很多机会。但回到老话,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做好自己,客观机会在那。

  ——金灿荣

  每个时代随着技术的发展,视野是不一样的。我的父母是全省化,我是全国化,现在年轻人是全球化,他们一出口就是全世界。每个时代的机遇就在于随着技术的发展物理空间发生着变化。现代年轻人的机遇就在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站在全世界、全球化的大舞台上,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机遇。

  ——王文

后疫情时代,两岸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给两岸青年的建议&寄语

  侯汉廷:做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王晓笛:在最好的时代做最好的青年。金灿荣:内圣外王,把自己做好、做到极致,平常心看路上的坎坷。唐湘龙:中国人肩膀要够硬,要扛得起来,百年机遇好好把握、不急于一时。未来的家国情怀,两岸青年要通过交流,要一代一代传下来。王文:做好每一天,迟早时代的聚光灯一定会聚到你的身上。

  (本版文字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